当前位置:首页 >> 爱心故事 >> 正文
大连阳光溢鸿儿童村打造的五大基地及意义
----- 公益慈善创新的视角
发布时间:2012-3-5 11:26:00

大连阳光溢鸿儿童村始建于2003年,是东北三省目前唯一一家无偿为服刑人员未成年特困子女提供教育、养护为主的人道主义援助机构。200911月获得“民办非企业”法人注册资格。业务主管单位为大连市民政局。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我国东北首家在政府获得注册的民办儿童村慈善组织。

8年来,大连儿童村风雨兼程。视公信力为儿童村的生命线,本着良心做慈善的原则,从内外管理到资金的运营,以及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教育等都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提起儿童村,有一个人不得不被提及,那就是现任村长王刚义。他因挑战南北极等地的冰海,获得了五项基尼斯世界纪录而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人,被誉为“中国冰人”、“民族英雄”。与此同时,他在学术上也有所建树,他是大连第一个法学理论博士,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大连理工大学的一名法学教授。正是因为他的这些教育背景以及他富有智慧的管理,儿童村在对弱势群体施行人道主义救助的同时,更是以点带面,积极创新,以多样化救助为切入点,丰富了民办慈善机构存在的价值及内涵。因此大连儿童村在全国2万余家的NGO组织中,脱颖而出,走出了一条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探索之路,正在以全新的面貌向社会展示它作为民办慈善机构的正向影响力,同时为全国的民间慈善救助机构的运营提供了新鲜的思路。儿童村存在的社会价值及重大的社会意义从以下五大基地说起。

1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人道主义救助基地。

儿童村叫村不是村,其实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家里的成员不因血缘而相聚,却因爱而相遇。这里生活着一群身份特殊的孩子——他们的父亲或者是母亲正在监狱里服刑,而双亲的另一方,或死亡、或弃家、或贫病潦倒,致使这些孩子成了无人抚养、无人教育、无家可归的弱势群体,这是一个生活在法律空隙的群体。按照我国法律规定,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在父母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时候,按照《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确定监护人。在司法实践中,如果父母双方均因犯罪而服刑;或者父母一方下落不明,另一方正在服刑;或者父母离异后,直接抚养孩子的父()在服刑,另一方不愿或没有能力抚养孩子,这时候未成年人的监护问题就无法落实,呈现无人监护的状态,生活和学习陷入十分艰难的境地。由于他们法津意义上“父母”的存在,因此并不符合国家福利机构的收养条件。但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父母”在监狱服刑而实际上无法履行抚养的义务。他们成了孤儿中的孤儿,弱势中的弱势。来儿童村之前,都曾经流过浪、讨过饭、吃不饱、穿不暖,受尽屈辱和白眼,徘徊于困顿的边缘。小小的心灵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他们就象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关爱和救助,极有可能有一天重蹈父母的覆辙,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据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05年底,在我国监狱服刑的156万名在押犯中,有未成年子女的近46万人,其中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总数逾60万。 民办儿童村相比国家的民政部门在救助孩子前必须经过的繁章缛节及履行的复杂手续,则表现得更为灵活和便捷。就像《儿童权利公约》里规定的那样,每一个鲜活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神圣不可侵犯的,都应该过上有责任、有尊严的家庭生活。尤其这些无辜的孩子们,无论他们出生于怎样的家庭,他们都同样不可忽视,也不应被忽视。忽视他们的结果,将是新的不幸与犯罪的发生。作为一家民间的慈善救助机构,作为一个人道主义的救助基地,在遇到鲜活的小生命濒临深渊的时候,更是没有理由推诿、是别无选择的、是要立即救人的。这是儿童村的原则,在这场刻不容缓的心灵救助中,儿童村正在尽全力,向这些处在游离失所、危险边缘的孩子,伸出援助之手,使他们和别的孩子一样,过上自尊、自爱、自立、自强的生活。它考验的不仅仅是儿童村人的良心,更是整个人类的共同担当。这是一种人道主义精神,是体现以人为本的,以人类自身功能观念意义上的一种良知,及以人类和谐发展为目的的这样的普世观。

中国有句老话,“祸福相倚”,真是这样的,这些挣扎于悬崖边上的苦孩子,走进了儿童村,生活就翻开了一个崭新的、幸福的篇章。这里有爱他们的爸爸,妈妈,有来自于社会各届的爱心人士默默地关注和支持着他们。孩子们的老爸即王刚义。他说,我作为一名学者,一名大学教授办儿童村,如果仅仅停留在让孩子们吃饱,穿暖层面上,那是我的失败,我更要从打造他们的完美心灵入手,培养他们自尊、自立、自强、自爱,将来回归社会的时候,不仅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更有一颗感恩的心,成长为回报社会的有用之材。这才是检验儿童村是否成功的验金石。“我做梦都想着怎样把我的孩子们教育好。”他这样说。的确,来儿童村之前,这些孩子都流过浪,偷过东西,劣根性极强。所以他认为,不能象对待正常家庭里的孩子那样教育他们。必须培养他们的抗击打能力,培养他们艰难困苦面前勇往直前的品质。儿童村的管理模式充分借鉴发达国家救助儿童的先进经验,与世界先进的教育方式接轨,以家庭式生活方式为主,以华德福特殊教育方式和半军事化管理为辅。他从培养孩子们的良好生活习惯及劳动习惯入手,如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整理内务,跑早操或是上山参加劳动,六点半洗漱吃早饭,七点二十步行上学。放学回来,集体写作业,阅读名著,晚饭后打扫厨房卫生。看新闻联播后,洗澡洗漱,2030分准时熄灯就寝。他经常对孩子们说:记着,生活的艰难曲折只会把我们锤炼得更坚强;记着,你老爸我就是这样,越击打,越要活得精彩;记着,要自尊自立自强,没人可以打败你,唯有你自己;还要记着,你们永远是儿童村的孩子,即使将来回归社会,咱们也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这些孩子是何等的福分,被上帝派给了这样一个敢爱敢恨敢担当敢追求梦想的大男人做他们的老爸?一辈子的老爸?我们有理由相信,上行下效,有这样的老爸天天耳濡目染,他们的未来人生之路该走得多踏实,多幸福……。已经是初露端睨,在儿童村生活了8年的18岁大小伙子海娃于20118月光荣地考上了大连外国语学院,成为了弟弟妹妹的骄傲。第一次站在大学校门前的海娃这样说道:我一定不辜负所有爱心人士对我的期望,努力读书,我要牢记老爸对我的教诲“感恩社会,回报祖国”。我上大学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入爱心社,带动更多的人走进儿童村,帮助更多象我这样需要帮助的孩子。

 2、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救助科研基地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慈善大法,更没有一部针对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救助机制的法规及条例。由于缺少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府政策的规定,社会没有对这类人群的救助政策、补贴,身份的确定便是这些孩子所面临的最大苦难。民办儿童村作为民间组织的一部分,难以在无基础法的情况下探索出合理的规范。“我要做的,就是要尽我所能,推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救助立法的进程,这是对他们而言最大的福祉。”村长王刚义这样说,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因为他法学博士的背景,长期从事着社会保障学和社会发展方面的研究,尤其是社会救助问题方面,他长期生活在儿童村,熟悉特殊孤儿救助的实际运作,因此几年来,他边实践边科研,潜心培养出了此方向的研究生,形成了研究梯队,他目前率领下的大连理工大学硕士生课题组,已发表的相关成果有《大连阳光溢鸿儿童村教育救助模式研究》、《关于民非慈善组织管理体系建设与政府监管探析》、《大连阳光溢鸿儿童村教育救助模式研究》等等七篇论文,并被CSSCI检索,已经成为我国最强的研究“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救助问题”的科研团队,积极承担起我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救助立法的重要使命。正在承担着国际、国家和省级科研课题如辽宁省教育厅《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教育模式的研究》、辽宁省政府法制办《民办儿童村立法的研究》以及国家教育部《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社会化救助机制研究》等等六项课题,极大地推进了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救助立法的进程。

3、大连市民的爱心培育基地

  如果把大连看成是一个慈善的舞台,那么大连儿童村则是这个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角色之一。随着大连儿童村社会公信力的逐步提高,其作为大连市民奉献爱心、培育爱心的载体这一功能日益凸显,为大连本土慈善土壤的培育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村长王刚义说:要善待每一个来儿童村的爱心人士。他们刚萌生的爱心种子非常娇嫩,我们的任务和责任就是小心呵护它成长,象传道士一样把我们的慈善理念和信念不断地传播给他们,有一天这种子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目前,大连儿童村已经成为大连市民的爱心发源地,仅去年一年接待的爱心人士就达到两万人次。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我要让每一个来到儿童村的人,带着对儿童村事业的理解,带着对中国慈善业的激情离开这里。并传播给身边的每一个人。这由儿童村所播撒出的蒲公英的种子,必将飞遍世界各个角落,温暖每一个曾经被阳光遮避的心灵。

4、服刑人员的亲情帮教基地

   在我国,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一直是摆在政府面前的一个严峻的课题。作为以养护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民间慈善机构,大连儿童村在这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和探索。现在它不仅是一个人道主义的救助基地,同时也已经成为服刑人员的亲情帮教基地,其中千里大探亲无疑是最有效的帮教方式之一。每年孩子们放暑假的时候,儿童村都要带着孩子们去辽宁省内六大监狱去看望他们高墙内的父母。每到一处监狱,王刚义都不顾疲劳,坚持做一场报告。他用他挑战南北极的成功经历铿锵有力地告诉服刑人员: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梦想,只要有梦想就要勇敢去追,人生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王刚义用他办儿童村的经历告诉服刑人员:尽管他们犯了罪,但他们的孩子没有错。社会上还有很多好心的人在关心着他们的孩子。他殷切地嘱咐说:你们要不忘走错的路,走好今天改造的路,展望未来新生的路。要争取减刑早日与家人团圆,使他们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与此同时,孩子们每到一个监狱必要给服刑人员做一次真情的表演,监狱方面非常重视,把不到一个小时的探视时间看做服刑人员未来365天的改造动力。对减轻服刑人员的后顾之忧、促进他们改恶从善,减少出狱后的重新犯罪率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开辟了我国监狱改造的新模式。

5、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创业基地

    民办儿童村资金从那里来?如何养护救助那些无家可归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这是摆在民办儿童村同时也是王刚义面前的紧迫课题。大连儿童村在2003年建村伊始一直到2009年,基本上用孩子们的悲惨经历、儿童村的困难和工作人员的辛苦,通过外出表演、媒体报道、接待来访爱心人士,筹资筹物维持儿童村,王刚义称这是“吸血阶段”。2009年在王刚义接管儿童村后,除了日常的奔波,通过发挥自身的名人效应为儿童村募集资金外,开始探索新的筹资模式。因为他意识到,社会捐赠的这种吸纳资金方式固然重要,但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儿童村资金的问题,儿童村就必须实现自力更生,创建自我造血机能。 所谓造血,就是儿童村的运作资金,不再单纯依靠社会的捐助。而是以自我创收为主,辅之以社会各方的慈善捐助。因为自救是一种积极反馈,是对社会善行的一种回馈,它能让人们看到善心的力量,更会让孩子在自我救赎的过程中体会到劳动的价值和快乐。这是最重要的。于是,他开始开始更多地考虑儿童村自力更生问题。在考察北京太阳村以及国外慈善事业先进的救助理念后,让王刚义欣慰的是,大连儿童村正在一点点进化出基本的“造血”机能——经过一年的探索与实践,王刚义带领儿童村的孩子们,利用现有的条件,因地制宜,走向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造血阶段。造血靠智慧、靠劳动。劳动不仅能创造财富,还能创造尊严。儿童村所在鞍子山村有很多的荒地,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王刚义便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带领孩子们在后山开荒种菜。天道酬勤,每到收获的季节,这片曾经荒芜的土地都没有辜负孩子们,大葱、白菜、香菜、萝卜、土豆、西红柿、地瓜等各种农作物总是让孩子们满载而归,基本能解决儿童村日常的吃菜问题。儿童村自我造血,自力更生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开办了儿童村自己的爱心酒家,这是爱心志愿者与儿童村融合的结晶,也是儿童村又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溢鸿爱心酒家位于大连旅顺北路,是连接爱心劳动和爱心资金的桥梁,除了平时对外经营外,更多的是为爱心人士提供一个餐饮和交流的场所,可谓是文化、娱乐和交流中心。爱心酒家提供的美食除了在市场购买外,更多的是来自孩子们和爱心人士通过日常辛勤劳动和付出在爱心农场和爱心牧场里栽培、养育的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儿童村的孩子们撑起了爱心酒家的半边天。他们利用放学后,周六周日的时间到饭店帮忙切菜、洗菜、刷碗、为客人倒水、端菜……他们做起这一切来,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用劳动为政府、为大家减轻了负担;因为他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劳动带来的快乐。更因为老爸说,我们多赚钱,可以养更多的孩子时,他们干的更来劲了……孩子们的自强不息,孩子们脸上自始自终充满朝气的笑容感染了所有来用餐的爱心人士。他们纷纷把自己的孩子带来也加入进去,并感动地对老爸说:和儿童村的孩子比起来,我们实在是太渺小了。孩子们的自立自强赢得了每一个人的尊重。爱心酒家是爱心与劳动的融合,它为民间慈善事业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使得民间慈善事业在成长的道路上发挥出了更大的价值,这正是儿童村爱心酒家的神奇之处。既培养了孩子们的素质,补充了儿童村生活的不足,也给儿童村带来了极高的声誉,提升了儿童村在社会上的公信力。

    为了儿童村的长远发展,村长王刚义常常思考着这些孩子的以后出路问题,毕竟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像海娃那样考上大学,那些考不上大学的孩子让他们学点什么好呢?从事医护工作的万妈妈提出让这些孩子象她一样学习中医,掌握一门生存的技术,这样孩子们以后就不怕找不到饭吃。在万妈妈的悉心调教以及孩子们的自身努力下,孩子们各个身怀绝技。

最后经理事会研究决定在北京创立太医馆创业基地。20111116,大连儿童村在北京祥和中医院(俗称太医馆)成立了第一家创业基地,万轩竹妈妈任创业中心主任,并受聘为太医馆医圣、中医教授、坐堂中医专家。她掌握着祖传的中医技术,曾留学澳大利亚、美国,是我国运血疗法创始人。她采用以柔治刚方式诊治,并将所学知识与临床实际相结合,通过不断地实践为诊治疑难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数十年的工作经验中,刻苦钻研,以其神奇疗效广受患者好评。运血疗法的治疗原理是当人体出现病痛时,其所属的脏器及周围组织的微循环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障碍,运用此手法可将这些障碍排除掉,加快气血运行,提高脏腑功能,使之恢复原有的身体状态,此手法不仅能解除病痛,并且可使全身血管恢复弹性,血液净化,延缓衰老,人体实现年轻态。由于此手法是调理循环系统的方法,对于吃中药或正骨辅助治疗时,可先使用此手法将脾胃功能疏通,更有利于药物吸收。达到内外兼治的治疗效果。擅长主治:心脑血管病、冠心病、脑梗、心梗、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失眠、脂肪肝、呼吸暂停证(打呼噜)等;痛经、内分泌失调、更年期推迟等。同时,应用点对点疗法治疗脾胃病、痔疮的效果显著。孩子们以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学习中医。目前,首批派往北京的两个大孩子海连、海欣已协助万妈妈开展工作。今后,大连儿童村将有更多的孩子工作地点在北京,专业为中医。儿童村的孩子们将通过自己学习的技能生存、发展并造福社会。为孩子们未来就业开辟了门路。

       由于公信力的提高,自我造血机能的形成,大连儿童村开始向儿童村资金筹集的最高阶段——输血过渡所谓输血,就是扩大救助面,丰富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救助形式,20118月,在一年一度的千里大探亲帮教活动中,儿童村向辽宁省内六大监狱共捐献出服刑人员特困子女助学金30000元及价值6000元的爱心包书,共计有60个孤儿受益,以此激励服刑人员努力改造,扩大了儿童村的救助范围。      王刚义认为,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虽然我们本身并不宽裕,还是租来的房子,但是救孩子不能等。这就完成了民办儿童村从当初的吸血到造血最后到输血的历程。要达到救助组织的最高境界。

    村长王刚义正在通过他的智慧,使儿童村产生规模经济效应,通过联动两个乃至更多个儿童村,相互联系、相互扶持,相互发展,以救助更多贫困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明年,大连儿童村将实现和超过老爸救助的远景目标,同时救助特殊孤儿达200名。王刚义认为,在押服刊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抚养与监护问题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许多国家都在研讨解决办法;在国内其它地方,已经有了几个儿童村,大连儿童村面临的问题也是它们面临的问题,如果我能办好儿童村,解决好这些问题,也是要让国外司法界看到中国人权发展与进步的速度和深度,我还有一个需要付出许多努力来实现的梦想,那就是通过政府和社会的支助,建立一个纯公益的民间慈善基金机构,运作国内外各方面的慈善财力,不仅解决大连儿童村的财经问题,还要为国内其它需要帮助的儿童村“输血”,“我把这也看成是我最后挑战的主要目标”。

 

大连儿童村所改变的,不仅仅是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命运,随着这些孩子的长大成材,这种善举必将成为推动整个社会和谐稳定的活的样本。但这是一场艰辛的苦旅,不能仅靠象王刚义这样的少数人去为此披荆斩棘,呕心沥血,更需要全社会齐心协力,从制度上保障服刑人员子女的生活和教育权利,使他们平安成长为可塑之才,也使社会伤痕得以弥合。

联系人、项目负责人王刚义   13804116689   gangyiwang@126.com